-河間百姓網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-河間百姓網 首頁 滄州文學 查看內容

如此大雅朱先生

2017-6-22 23:37| 發布者: 一個人的房間| 查看: 2652| 評論: 0|來自: 滄州日報

摘要:  是學人,是詩人,是聯家,是書家,是官員,是書生……似乎哪個詞也概括不了朱先生。對了,朱先生,是眾人對朱惠民的專稱,無論長幼,不管高下,見到他,都會尊呼一聲朱先生,帶著發自內心的敬意。  世間堪稱能人 ...
 是學人,是詩人,是聯家,是書家,是官員,是書生……似乎哪個詞也概括不了朱先生。對了,朱先生,是眾人對朱惠民的專稱,無論長幼,不管高下,見到他,都會尊呼一聲朱先生,帶著發自內心的敬意。
  世間堪稱能人的不少,如此多才多藝,詩、書、聯、印、文俱佳者不多;如此真才實學,學問、人品、功力俱佳者,更不多。一輩子安于獻縣一隅的朱先生,端的是自帶那塊土地的厚重人文,風雅傳承,一位大雅賢者。
  大者,大家,大氣,大情懷,大手筆。有點技藝特長與大雅是兩碼事。
  朱惠民,筆名何許人,號得句廬主。別署“蘆竹”。曾事教育,搞宣傳,做縣官,職業生涯中,自是做得公仆好官,更重要的身份,應是地方文化學者,放在滄州范圍也是屈指可數的賢者。
  6月17日,在滄州市圖書館,朱先生的文集《朱惠民集》舉行首發座談會,并把新書二十套捐贈于市圖,充實館藏。
  這不是一套普通的書。八卷200多萬字,囊括了15部書稿在其中,《得句廬詩存》《得句廬聯存》《聯爐翻鑄菜根譚》《煙牌亂點鴛鴦譜》……是朱先生半生的心血所得,有“二句三年得,一吟雙淚流”的雋思妙語,治學真功,更有對家鄉傳統文化的挖掘探究,拳拳深情,思想性、知識性、趣味性融于全書,雅俗共賞;文化擔當,家國情懷,滿滿的正能量。他說,人一輩子總要留下點什么,我能給后人留下的,只有這點精神財富。專家們說,他的有些集子,在全國也是填補空白的地位。
  中國楹聯學會名譽會長常江等大家推掉了自己的事情,親來祝賀,滄州文化界也盛事共襄。而74歲的朱先生依舊低調素樸,一派謙謙君子風。因病身體似有些虛弱,與八卷書的厚重相映,令人更生敬重。一時間,不禁讓人想起古人那句:云山蒼蒼,江水泱泱,朱先生之風,山高水長。
  翻看煌煌巨作,不少人會汗顏。不只因為朱先生的文化修養,更因為對于家鄉文化的那種自覺。他不想讓文化在自己這里斷軼、湮滅。七十二漢墓下,有著多少遠古的寶貴遺存;散落民間的史志碑刻,傳遞著多少歷史文化信息。朱先生就幾十年沉心靜氣,抱樸守寂,搜集整理校正,正本清源,交付給家鄉,交付給時代。
  《獻縣翰苑知見錄》《紀曉嵐聯語尋蹤》《劉書年秋吟百首校注譯白》《獻縣墓志銘鉤沉》……朱先生發現歷史,不斷呈現,這些,都是無法衡量的寶貴財富。
  劉書年,是張之洞的金石老師,他的百首詩都與秋有關,詩稿散落民間,朱先生幾經周折,找到一個手抄本,將這些詩整理出來,一一校正出版。這些秋詩有著很高的藝術價值,改寫了自古詩詞多悲秋的風格,對于文學史亦是一大貢獻。
  《悲壯千秋——古今絕命辭臨終詩選》,讀來會被充盈其中的強烈的愛國精神所震撼。“血光刀影滾頭顱,正氣不磨萬古呼。無數丹忠殺不盡,奈何視死作歸途。他的兄長是一位烈士,他在《清明祭兄二首》中寫道:少年豪放氣干云,裹尸歸來血尚殷。四十七無戰事,誰知烈士有孤墳。在《烈士二首》中又寫道:一身豪氣壯兜鍪,為國何曾惜此頭。愿作刑天拼到倒,無勞姓字記春秋。令人動容,亦備受教育。
  朱惠民字好聯妙聲名遠。書聯者總是不斷,為此出的故事也多。他也有求必應,雖信手拈來,卻總是用心良苦,意味深長。比方說,為勉勵政府官員,他書:“向我看齊,心底無私發豪語;為君叫好,黨人在處有標兵”。冷眼看時弊,他的詩聯幽默也犀利,為誡機關編制過濫,表面文章,他書:“委員會何其多也;實干家寧非少乎”?想到了冗員懶官,他寫道:“吃粥何多熬粥少;剃僧雖易退僧難”。在他眼里,不干事、不讀書、沒文化的官是不能容忍的。“生平兩大怕官場酒場;座右一奇銘黨心民心”,他的自題小像,是這位正直無私的老人的真實寫照。
  胸懷家國,心憂天下,朱先生詩聯里的那些動人之處,皆來自于此。他沒有一味地沉浸于古人式的遣詞煉句中,就像他當年堅守抗洪一線,寫下幾十首百姓都能聽懂的詩,他的字,他的聯,他的句,皆來自生活,來自百姓,是屬于這個時代的。
  他創作的那副“政聲人去后;民意閑談時”,可謂名聯,曾在2000年全國“寶豐”杯楹聯大賽中獲得銀獎(金獎空缺)。他這樣解釋此聯:一官在任,辭多溢美,概懼其勢而討其好也,及其卸任,是非功過,始能曲直,人去之后有政聲,是真賢也。在任欲知得失,問于左右莫如聞于民眾,正襟危坐,莫如茶飯閑談,不經意之言,始為真言。
  說起來,這聯可是大有故事。他有一詩趣說此事:初援無出處,盡道古人云。唐宋誰知我,明清未有聞。糊涂身作古,遼闊地無墳。真遇癡求者,紙將何處焚。原來一位作者以此聯參賽未注出處,后有人識得是朱先生原創,幾經印證確定才落于他名下。當年在深圳街頭到處是此聯公益廣告,媒體也廣泛引用,影響頗大。人們都以為是古人作品,才有此“古人云”的調侃。其實,這一聯,是朱先生在送時任縣委書記吳野渡到滄州赴任時,刻的一方印所題邊款。
  朱先生面如重棗,看似嚴肅沉樸,見面握手呼同志,卻毫無官氣,實則他是個極風趣的人,快樂創作,娛己娛人,有君子之坦蕩,無小人之戚戚。聽他和旁人說起研學為文的那些趣事,讓人忍俊不禁。
  很多書家寫字,多是書現成的句子,在朱先生這里,都是自撰自書,妙語聯珠,倚馬可待。早年一位記者海龍去獻縣采訪,朱先生遂出一聯:“正襟觀大海;待日化蒼龍”,才思敏捷,令人叫絕。與另一位曾為記者也是書法家的牛惠彬,夜飲長談,高興處,透窗一望運河,不假思索,落筆寫出一聯:飲盡天河補御河,攜來云錦鋪地錦。巧妙嵌名,讓人不得不嘆服。難怪有人叫他“當代紀曉嵐”。
  朱先生的詩聯皆生動,接地氣,入情理。卷中有他寫的《代妻作苦樂吟十六首》,是他寫給老妻的,深情于風趣中自現。“放學歸家事事粗,抱柴燒飯飼雞呼。手端一碗看豬食,知道飯人抑飯豬?”“平房老舊換樓居,四代同堂沐世熙。不厭老公閑處詠,清時樂癢老頭皮。”我說寫得好,他笑道,好不好不知道,反正是把她寫哭了。
  獻縣書法家呂玉明是朱先生摯友,日前作古,他作挽聯:這多人送我行耶恕不能起來謝謝;些個事由它去吧還讓咱躺下歇歇。生死看淡,世事洞穿,這詼諧樂觀,是另一番性真情深。
  因為他的聯語精妙,妙不可言,不僅屢獲大獎,還被提名“聯壇十杰”。全國楹聯學會理事、河北省楹聯學會副主席、滄州書協副主席……一眾社會職務,卻也沒影響了他每日吟詩習字,寫上半天。如今,人書俱老,他的字是越發的散淡隨心,也更加的有味道了。2013年,有人給他在滄州辦了一個“朱惠民詩聯書法展”,名為漢唐詩韻,所有的聯都是出自他的原創。他的書、聯、印,掛上了周恩來紀念館、施耐庵紀念館,國內國外獲獎,他亦喜,卻不言不語,從不張揚。端的是“精神到處文章老,學問深時意氣平”。
  拋萬千言于世外,留一二句在人間。朱先生在《得句廬聯存》封面上自署此聯。想象他徜徉于秦漢故地,靜心于書齋句廬,就像一位魏晉高士,深愛著這片土地,又超拔于塵世之外。于此時節,屋外夏日炎炎,翻閱朱先生辭章,聽著朱先生故事,卻是如沐春風。
  獻縣文化人于萬復說起朱先生,敬重溢于言表。朱先生手邊常常書籍半人高,幾日不去,再找先前的書,早已換了新的;他不上網查資料,有了疑難,都是翻典籍辭海,務求準確;在任時因政務繁忙,讀書寫作均在業余。夜為日之余,陰為晴之余,冬為歲之余,他就把書齋起名為“三馀”,作一聯掛于壁上:“人生不滿百去尾掐頭有補于時無幾;昃日彌足珍爭分奪秒能歸于我不多”,讓人知道自己珍惜時間,莫作無謂閑談。清修苦學,治學精神令后生感動。
  于萬復難忘朱先生三十年給予自己的提攜。前幾日大家一起坐,朱先生還諄諄教導,不管是書家畫家,都要提高綜合素質,增強傳統文化修養。朱先生說,要多讀書做學問,讀書人最后拼的是學識。每天寫一首詩,朱先生常給評點修改。說,你寫的詩,不要過多加注解,要讓人一看就能明白。他待人實在,不保守,沒虛套,有問題就指出來。他親自帶學生。讓年輕人一個臺階一個臺階地成長。如今,在獻縣,有六七十人的文化梯隊,詩書畫印,文學影視,地方文化研究蔚成風氣,頗有成就,成為滄州文化界值得關注的“獻縣現象”,與朱先生的文化引領、不吝提攜關系甚大,也是他人格魅力所具的凝聚力使然。
  難怪來賓們感嘆,朱惠民是獻縣的,是滄州的,也是全國的。朱先生是獻縣的驕傲,有這樣的文化引路人,這塊圣賢先哲輩出的土地,出現文化繁榮之象,亦是在所必然。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上一篇:滄州俗話下一篇:宣惠河變遷

最新評論

QQ|Archiver|手機版|河間百姓網 ( 冀ICP備18002779號-1

GMT+8, 2021-3-15 00:47 , Processed in 0.093750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頂部
暖暖直播视频在线观看